大埔!还有人在伤心哭泣 !!土徵恶法下的牺牲者

2020-01-11 阅读 472 次 作者: 来源: 主题活动

大埔!还有人在伤心哭泣 !!土徵恶法下的牺牲者

大埔!还有人在伤心哭泣 !!土徵恶法下的牺牲者

  彭秀春和她先生原本都是单纯老实的客家人,现在经过这些日子来的折磨已经不成人样,她见到我第一句话:「你应该早一点来.........也许看不到我也不一定」,谈话间充满歇斯底里的不安情绪,长期被霸凌的压力和服药让她濒临崩溃的边缘。许多人也许知道大埔事件,但是大埔事件并未完全解决,知道的人恐怕并不多。   大埔事件中最弱势的一户(也是最后未解决的四户之一),马路拓宽了2次,她们的家也已经拆了2次,现在第三次将拆除她仅及容身的6坪房子。当初吴院长承诺「原屋保留」,县都委会226次及228次通过会议,内政部营建署也都通过的案子,一夕之间翻案,她仅能保留0.5坪的地,连让全家站在一起的面积都不够。她只要有个安定的家,三餐图个温饱而已,但是在苗栗县政府威迫利诱下,现在却只有两个选择:一.签同意书~徵收不拆。
二.不签同意书~拆   热心谢姓网友在知道她们的无助与处境后,在FB呼吁大家注意最后最新最近的发展。他说:内政部威迫利诱和『角头』无异,却欠 缺『黑道』的道义。签同意书就可以不拆,不签同意书就拆,这是什 幺逻辑?
  就好像性侵犯,理直气壮的对被害人说,脱光衣服我就不强姦你, 不脱我就强姦。谁不晓得,衣服脱了之后的后果。

  对于马总统和行政吴敦义院长”特殊截角原屋保留”的承诺,我们不知道内政部及苗栗县政府是否当作耳边风。

  我们更不明白十几年前以”田庄阿鸿”获取选票的刘县长,为什幺会急着要灭掉这些当年拥护支持他的乡下人,政治人物真的是换了位置就换了脑袋吗?

  彭秀春和其他三个仍在煎熬的三个大埔居民处境堪怜,她希望自己是最后的受害者,但她更希望社会各界能给予支持的力量,因为土地徵收条例修正案如果逕付二读,那幺像她们一样的遭遇极可能会再度发生,届时说不定我们会是下一个土徵恶法下的受害者。

大埔!还有人在伤心哭泣 !!土徵恶法下的牺牲者

大埔!还有人在伤心哭泣 !!土徵恶法下的牺牲者

大埔!还有人在伤心哭泣 !!土徵恶法下的牺牲者

延伸阅读: 

剩六坪地的西药房苦主彭秀春 大埔不公事件尚未解决 甚至有阿嬷激愤吐血 ( 好奇宝宝 )2011-10-26

陈鸿源的土地及彭秀春的西药房,是「富者田连阡陌,贫者无立锥之地」的现代版本。苗栗大埔张药房彭秀春第三次被徵收, 政府连仅存的六坪得以安身的家也要徵收去了 ( 好奇宝宝 )2011-06-09

当人生只有黑色-救救土地徵收恶法下的彭秀春(杰利)2011-06-07

陈鸿源、彭秀春、董仲舒 (文/徐世荣) 2010.12.16

           大埔事件后续─大埔企鹅 (文/谢志诚)  2010.09.16

'