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寮乡民北上陈情 望马总统闻「气」救苦

2020-01-11 阅读 889 次 作者: 来源: 环境生态

饱受大发工业区臭气污染所苦的高雄县大寮乡,16日动员潮寮、会结、过溪三村共1千7百多名村民北上至总统府前陈情。村民在立委锺绍和、陈启昱陪同下,发出对环保署长沈世宏不满的怒吼,并要求中央政府强力介入处理,诉求包含关闭污水处理厂、赔偿遭受毒害的学童和村民,以及拟定大发工业区污染防治措施,还给居民呼吸乾净空气的权利。

2009/01/17 苦劳报导

居民北上未获正面回应
潮寮空污抗争将持续扩大孙穷理黄姿华苦劳网实习记者,苦劳网特约记者

环境

200812大发工业区空汙事件

blackdog

饱受大发工业区臭气污染所苦的高雄县大寮乡,16日动员潮寮、会结、过溪三村共1千7百多名村民北上至总统府前陈情。村民在立委锺绍和、陈启昱陪同下,发出对环保署长沈世宏不满的怒吼,并要求中央政府强力介入处理,诉求包含关闭污水处理厂、赔偿遭受毒害的学童和村民,以及拟定大发工业区污染防治措施,还给居民呼吸乾净空气的权利。

大寮乡民北上陈情  望马总统闻「气」救苦
■摄影:黄姿华

这起近年来最大规模的公害受害人北上抗争,在总统府公共事务处主任蔡仲礼出面接受陈情书后结束。由于未获得任何明确回应,潮寮村长吴致慧表示,村民的健康等不及官方的回应,19日将前往包围污水处理厂,务必达到停工的目的。

高雄县大发工业区于去年12月份发生4次臭气污染事件,当地潮寮国中、小的多名师生因而不适送医。事发至今,环保署与县府环保局尚无法找出污染元兇,并与工业局互踢皮球。虽受害师生已暂迁他校上课,但居民提出追究责任、关闭污水处理厂、要求赔偿等诉求,仍未获得明确回应。

虽然到目前为止,造成空气污染的元兇,还没有察明,不过由于大发污水处理厂是大发工业区内500多家厂商的污水最终处理站,在70年代大发工业区变更为废五金工业区,以及之后引入石化产业、化学工业进驻之后,原本是作为一般综合工业区的污水处理设备,没有能随着进驻产业的複杂化而升级,各种化学物质,透过污水处理厂,再产生各种化学变化,挥发到空气里,使得潮寮地区的环境品质每况愈下,每天的空气里都混杂着奇异的怪味。也因此,居民将矛头指向这座污水处理厂,它象徵着大发工业区扭曲而无计划的发展。

吴致慧认为,中央与其让各部门相互推诿卸责,倒不如组成专案小组,若无法马上勒令关厂,至少订出处理时程。对于刘兆玄提出应循《公害纠纷处理法》要求,环保署与高雄县政府协助社区居民与工业区厂商签订环境保护协定,内容涵盖「污染防治」和「敦亲睦邻工作」,不过,现在连污染源都找不出来,实在不知道从和「防治」起,对于居民要求的污水厂关厂政府也不愿正面回应,听起来像是只想砸钱,「敦亲睦邻」一下,事情就算解决。村民愤怒的表示这是马政府的缓兵之计,也反映出工业区落脚大寮30年来,厂方自律和环保监督单位长期懈怠,而进入调处程序尚须对求偿对象提出明确证据,吴致慧说:「环保单位不主动追查,难道要居民自己购置检测仪器设备?」

潮寮地区的空气污染事件,从环保署无能发现问题、处理问题,到行政院长继续推拖、不想解决污染问题,居民的抗争势必将再升高。

大寮乡民北上陈情  望马总统闻「气」救苦
■行政部门继续颟顸下去,潮寮空污事件是否将引起更大的政治风暴?摄影:黄姿华